当儿童需要止吐,有哪些药能够选?

2020-06-30| 发布者: 找食的麻雀粮| 查看: 2747

提到止吐药,先要明白一个问题,在儿科临床中,不能「见吐就止」,在更多的时候对因治疗才是处置问题的根本。如轮状病毒传染时,幼儿的临床典型症状有呕吐、非血性腹泻和发热,但治疗上并不需要止吐药治疗,仅是防止 ...


当儿童需要止吐,有哪些药能够选?


提到止吐药,先要明白一个问题,在儿科临床中,不能「见吐就止」,在更多的时候对因治疗才是处置问题的根本。

如轮状病毒传染时,幼儿的临床典型症状有呕吐、非血性腹泻和发热,但治疗上并不需要止吐药治疗,仅是防止脱水赐与补充电解质治疗。

在应用止吐剂时,需注意止吐剂引起的严重的不良反响。

我们来盘点一下儿童能够选的止吐剂有哪些。

可用于儿童的止吐的药物


当儿童需要止吐,有哪些药能够选?


药品宁静注意事项

1. 多潘立酮

在我国儿童中应用比较广泛,是被教材及指南保举的促胃肠动力药,但是引起的严重不良反响也被社会所关注。

2014 年欧洲宁静性审查证明了与多潘立酮相关的严重心脏药物不良反响的风险,包罗 QTc 间期延长、尖端改变型室性心动过速、严重室性心律失常和心源性猝死。

英国药品和安康产物打点局(MHRA)2020 年 1 月发布信息称,多潘立酮不再获准用于年龄小于 12 岁或体重不足 35 kg 的儿童。适应症更改为:目前,多潘立酮仅被受权用于缓解成人和 ≥ 12 岁且体重 ≥ 35 kg 的青少年的恶心和呕吐症状。提醒所有医务人员应遵守含多潘立酮产物的宁静使用注意事项。

2. 甲氧氯普胺

与甲氧氯普胺相关的锥体外系效应在儿童中更为常见,并在用于治疗术后呕吐的剂量中呈现。

针对神经系统副作用的陈述,欧洲药物打点局(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提出建议,甲氧氯普胺:一岁以下儿童禁用;仅适用于 1 岁至 20 岁的患者作为二线治疗药物;每日总剂量不超过 30 mg,出格是儿童和年轻人不应该超过 0.5 mg/kg。

该药品说明书中也指出:规定小儿总剂量不得超过片剂 0.1 mg/kg/d,短期服用。提及 5-14 岁儿童应用剂量,未提及 5 岁以下患者应用剂量。针剂:6 岁以下 0.1 mg/kg/d,6-14 岁 2.5~5 mg/次。

近年有儿童因为剂量过大致死的陈述,因而务必保证在合理的年龄段应用合理药物剂量。

3. 地塞米松

在对地塞米松(0.25~1.0 mg/kg)的使用剂量研究中发现,在 168 名承受斜视手术的儿童中使用地塞米松,没有发现使用大于 0.25 mg/kg 剂量的获得了更大的收益,所以不建议使用高剂量的地塞米松。并且在所有承受地塞米松治疗的组中,没有证据表白有血糖升高或伤口传染率升高相关的不良反响发生 。

4. 地芬尼多

《临床用药须知(2015 版)》收载了地芬尼多并且有明确的的 6 个月以上的儿童用法与用量,但是查阅材猜中发现,在国内指南中未提及此药物。

5. 昂丹司琼

2012 年葛兰素史克公司日前颁布发表对昂丹司琼药品说明书停止修订,更新后的说明书将明确昂丹司琼能够以较低静脉注射剂量(0.15 mg/kg,每 4 小时 1 次,分 3 次给药)继续用于成人和儿童因化疗引起的恶心和呕吐,但是单剂静脉注射剂量不宜超过 16 mg。

注射昂丹司琼前,应首先纠正可能存在的电解质紊乱,如低血钾或低血镁。当已知或疑心 QT 间期延长时,应避免使用昂丹司琼和其他 5 HT-3 拮抗剂。

在专家共识中虽然有多拉司琼、格拉司琼、托烷司琼的小儿保举剂量,但是在《2016+APAGBI 指南:儿童术后呕吐的预防》有证据表白,多拉司琼在儿童和青少年中使用有持续性室上性和室性心律失常、心脏骤停和心肌梗死的个案报道,所以多拉司琼在 18 岁以下儿童和青少年中避免使用。并且指南中明确指出在应用于儿童患者时昂丹司琼的不良反响发生率低于其他其他 5HT-3 拮抗剂。

6. 西沙比利

说明书要求心脏病,心律失常者禁用,电解质紊乱禁用。早产重生儿不建议应用。剂量:25 kg 以下儿童,每次 0.2 mg.kg,每日 3~4 次,最大日剂量不超过 0.8 mg/kg。25 公斤以上最大剂量每次 5 mg,每日 4 次,总剂量不超过每日 0.8 mg/kg。

7. 红霉素

在重生儿期应用会引起肥厚性幽门狭窄的几率明显上升,较之未应用红霉素者风险高达 8 倍。剂量过大会引起呕吐,治疗会适得其反。

参考文献:

[1] 国家药典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临床用药须知(化学药和生物成品卷).[M] 北京. 中国医药科技出书社.2017(9):365-378

[2] 于意, 许春娣. 儿童功能性消化不良研究现状及诊疗共识解读 [J]. 现代实用医学,2014,26(11):1329-1331.

[3] 王卫平, 孙锟,常立文. 儿科学(第九版)[M] 北京. 人民卫生出书社.2018(9):213

[4]None. Special Section: MASCC/ESMO Antiemetic Guidelines[J]. Supportive Care in Cancer, 2017, 25(1):265.

[5]Simon Martin,David Baines,Helen Holtby.Guidelines on the Prevention of Postoperative Vomiting in Children [J].The Association of Paediatric Anaesthetists of Great Britain & Ireland 2016(8):

[6] 吴新民, 罗爱伦, 田玉科, 等. 术后恶心呕吐防治专家意见 (2012)[J]. 临床麻醉学杂志, 2012, 028(004):413-416.

[7] 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 2014 版中国麻醉学指南与专家共识/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编. 北京:人民卫生出书社,2014:305-310.

[8]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 recommends changes to the use of metoclopramide.http://www.ema.europa.eu (Press release 26/07/2013)

[9]Madan R, Bhatia A, Chakithandy S, Subramaniam R, Rammohan G, Deshpande S, et al.Prophylactic dexamethasone for postoperative nausea and vomiting in pediatricstrabismus surgery: a dose ranging and safety evaluation study. Anesthesia &Analgesia 2005; 100(6): 1622-6.

[10] 中华医学会传染病学分会儿童传染和肝病学组. 儿童轮状病毒胃肠炎预防诊疗专家共识(2020 年版).[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20,4(54):392-405

[11] 邵肖梅,叶鸿瑁,丘小汕. 实用重生儿学(第 5 版)[M]. 北京:人民卫生出书社,2019:619-622.

本文作者:王雪 吉林省妇幼保健院 药剂科

感激上海市松江区中心病院儿科 刘冲主任医师对本文的专业性审核。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2747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4235290